说说故事

童话故事|今日热点|谜语睡前故事|胎教故事|对联

资料学习

作文|范文|医学|留学|教程幼儿|考研|诗词|板报|名言

高考中考

高中|小学初中|大学

学科中心

语文|简谱|化学|政治|历史数学|生物|物理|地理|美术

考试学校

英语|题库|星座学校|高考|中考
不老山
不老山……
  “你……”
  老人须发皆白,显得乱糟糟的,如一个将死之人那般虚弱。
  他无神的眸光落在莫忘尘的身上,仿佛每说一个字都显得特别吃力,“认得我?”
  “你是夫子?”
  莫忘尘脸上很是惊讶,他曾在坠入轮回的那九百年间见过夫子。
  在不老山上和对方待了一些年头,自然印象深刻。
  让莫忘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如今,在这大地异动之下,自己竟见到了夫子?
  “你……是不老山的弟子……”
  老人沉默了好片刻,仿佛又凝聚出了足够多的力气,说出这么一句话语。
  “弟子莫忘尘,见过师尊!”
  当听到‘不老山’这三个字时,莫忘尘内心已是百分之百的肯定了对方的身份。
  放眼这天下间,知道不老山的人,怕是除了自己和林风之外,便再也找不出几个了吧?
  “你……过来一些……”
  夫子再次开口,目光怔怔的看着莫忘尘。
  在坠入轮回的那九百年间,莫忘尘曾受到过夫子的许多指点,而且,从某个角度上而言,昔日的姬长空,是不老山二师兄楚雨的转世,而自己,是姬长空的转世。
  那么也可以说,姬长空,是莫忘尘,也是楚雨。
  相同的,莫忘尘,也是楚雨,亦是姬长空!
  三人,本为一体!
  夫子是楚雨的师尊,那么自然而然的,也是莫忘尘的师尊。
  “是。”
  面对夫子的言语,莫忘尘自然显得毕恭毕敬,他对眼前的老人,可谓是尊敬到了极点,同时也非常的佩服对方的为人。
  “莫忘尘……老夫曾经确实有过这么一个弟子……”
  当莫忘尘刚刚走到夫子面前时,夫子再次开口了,言语似罕有些许感慨与追忆。
  “嗯?”
  听得他这句话,莫忘尘顿时眉头一皱,随后他猛然后退了出去,“不对,你不是夫子!”
  莫忘尘,是自己这一世的名字,故而方才莫忘尘自报了这个姓名。
  然而,曾经身为夫子弟子的他,应该是叫做楚雨,而非是用的莫忘尘这个名字!
  此刻,夫子之言,就明显有些问题了。
  这个人,不是夫子,因为莫忘尘这个名字,并不属于不老山的弟子,而夫子却说,他曾有一个叫莫忘尘的弟子?
  这很显然,对方是在欺骗自己!
  而且,莫忘尘曾与夫子接触过一段时间,刚才,在靠近对方时,他却显然没有感受到昔日的那种浩然天地正气!
  或许,这只是一个长得与夫子相似的老人,又或者,对方是故意变成了这个样子,在迷惑自己!
  “你既然自称我的弟子,又为何说我非你师尊?”
  见得莫忘尘如同识破了自己,老人脸上露出一丝惊讶,也不再显得如方才那般无力,脸上也恢复了一些血色。
  “我确为夫子之弟子,但所用之名并不叫莫忘尘,你刚才的那句话,已经让你暴露了。”
  莫忘尘眯起双眸,寒光连闪,夫子一生坦坦荡荡,有天地浩然正气加持其身,抬手可撑天穹,踏脚可镇大地,其之一生,便是一个传奇,是他创造了这个世界,让万物凝形,生灵百兴。
  夫子的存在,是伟大而不可亵渎的!
  此刻,有人在这里冒充夫子之名,作为夫子曾经的弟子,莫忘尘就更加无法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  “暴露了么……”
  听得莫忘尘的言语,老人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种自嘲的笑,随后他摇了摇头,身上那种疲惫与枯老的模样,早已不在。
  他从原位站起身子,于这期间,老人的面容,也是渐渐的发生了改变,最终,变成了一个年轻人的模样。
  “你到底是谁?!”
  莫忘尘低喝,眉头更皱了,此人冒充夫子迷惑自己,他虽无法容忍,但更让对莫忘尘内心惊讶的是,能够冒充得出夫子的模样,可见对方,必然是对夫子有着了解的。
  或者说,对方,见过夫子!
  “我么……”
  听了莫忘尘的质问,那个由夫子模样转变回来的年轻人不由一怔,脸上似有些发愣,“若按辈分算的话,应该……也算是你的师兄吧……”
  “师兄?”
  莫忘尘内心一震,愕然道,“你也是不老山的弟子?”
  若真是如此的话,那么久可以解释,为何对方能够变幻出夫子的模样了。
  “不对!”
  可仔细一想,莫忘尘又觉得似乎那里不对劲。
  “我并没有见过你,不老山的师兄弟之中,也没有你这个人。”莫忘尘皱眉,身体往后退出了两步,他发现事情变得愈发诡异了起来。
  “何况,夫子一生浩然坦荡,当可称为这天地间真正的君子,你若真是他的弟子,又怎敢化其样貌,难道不知,这是对夫子最大的亵渎吗?”
  “坦荡?君子?”
  然而,听了莫忘尘的言语之后,这个自称是夫子弟子的年轻人,面色却忽然冷了下来,“这恐怕将是世间最大的笑话了吧,他也配称君子,也配说坦荡?”
  “你敢言辱师尊?!”
  莫忘尘踏出一步,神海于此刻运转到了极致,一身气势爆发到了极点,“言辱吾师,便等同于在挑衅不老山之威严,不管你是谁,都要付出代价。”
  “侮辱?”
  年轻人笑得更冷了,脸上带着不屑,“他愚弄世人,愚弄我们这些弟子,又该如何说?”
  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  莫忘尘皱眉,“你根本不是不老山的弟子!”
  “无尽岁月,无数纪元,不老山存在的时间,其漫长的程度,超乎你的想象,你所知道的不老山,与我所知道的不老山,并不是同一个,又或者说,其实也算得上是同一个,因为我们,曾经都是夫子的弟子,尊他为师。”
  “时间过得太久太久,我甚至已经忘记,自己是属于哪一个纪元的了,但唯一无法忘记的便是,曾经,我也是不老山的弟子,尊夫子为师。”
  “你知道,我为何会在这里吗?”
  “在某个纪元之前,是夫子亲自出手,将我镇压在了这里,多少次轮回,多少个纪元了,我被困于此地,万载不见天日,这一切,可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啊……”
  年轻男子越说,脸上的表情便是愈发的变得狰狞了起来。
  (本章完) 本章结束
不老山最新查阅>>
不老山相关:
发布时间:2019-06-25不老山

不老山……  “你……”  老人须发皆白,显得乱糟糟的,如一个将死之人那般虚弱。  他无神的眸光落在莫忘尘的身上,仿佛每说一个字都显得特别吃力,“认得我?”  “你是夫子?”  莫忘尘脸上很是惊讶,他曾在坠入轮回的那九百年间见过夫子。  在不老山上和对方待了一些年头,自然印象深刻。  让莫忘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如今,在这大地异动之下,自己竟见到了夫子?  ..

百度不老山:

栏目推荐
热点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