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故事

童话故事|今日热点|谜语睡前故事|胎教故事|对联

资料学习

作文|范文|医学|留学|教程幼儿|考研|诗词|板报|名言

高考中考

高中|小学初中|大学

学科中心

语文|简谱|化学|政治|历史数学|生物|物理|地理|美术

考试学校

英语|题库|星座学校|高考|中考

天地为局星做子

1338得24  133877k  
天地为局星做子
天地为局星做子
  “是夫子将你镇压于此?!”
  听得年轻人的话语,莫忘尘只觉得内心一震,脸上浮现出了惊讶之色。
  随后,他便又是皱眉,眸中迸发出了些许怒火,“胡言乱语,夫子是什么为人,只要是与他接触过的,都很清楚,他无缘无故的,又怎么会将你镇压在此?”
  “而且,你此前冒充于他来迷惑我,说不定此刻,也是在欺骗我,欲干扰我之道心?”
  “欺骗?迷惑?”
  听了莫忘尘的言语,年轻人脸上愈发冷笑不止,“是啊,你被欺骗了,也被迷惑了,但欺骗、迷惑你的人,不是我,相反,我亦为受害者,夫子,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!”
  “他欺骗了你,欺骗了整个不老山的弟子,欺骗了这天下所有人!”
  “而今夫子已是下落不明,我绝不允许你在此言辱于他,身为不老山的弟子,今日我便为师门除去你这个祸害。”莫忘尘怒喝了一声,浑身上下气息爆发到了极致。
  这个青年人的来历太过神秘了,而且对方身处这大地之下,怕是已有许久的岁月了。
  莫忘尘对此人一概不知,他也并不敢保证,自己能是对方的对手。
  但言辱夫子,不管怎么说,自己都不能当做没有听见,不得已,也只能是出手了。
  他打算一开始便使出全力,踏步逼向对方,要与神王体的无上伟力,将这年轻人一击毙命,那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。
  “死!”
  眨眼间,他便是闪掠到了年轻人的身前,焕发着无匹金芒的拳头之上,包裹着一层深厚强大的大道神力,如天岳一般击碎了空间,被莫忘尘怒砸而出。
  “轰隆!”
  下一刻,巨大的声响便是滚滚回荡了整个空间,大地晃动,那等声势,便如天崩地裂般,令人心惊。
  然而,这大地之下的洞内,却是出人意料的牢固,只是晃动了片刻之后,便再次停稳息止了下来,没有丝毫崩塌的迹象。
  “嗯?”
  当气势渐渐得以恢复之后,莫忘尘顿时面色一惊,因为他发现,面对自己这全力一击,年轻人竟不避不退,同样是以拳头击出。
  在这次碰撞过后,莫忘尘发现,自己的拳头竟如打在坚硬的神铁之上那般,年轻人并未被撼动丝毫,与之相反,莫忘尘只觉得自己的手臂,被震的发麻了起来。
  他面色大变,很难相信,这究竟是何种强大的力量,方才能够与自己的神王体相互抗衡。
  “有意思,是某种罕见的神体?”
  当莫忘尘身子迅速后退,与年轻人拉开距离的同时,只见年轻人的脸上,亦是不免浮现出了一些惊讶之色,目光上下打量着莫忘尘。
  “你到底是谁?!”
  莫忘尘低喝了一声,眉头皱得更紧了,脸上浮现出了无比的凝重之色。
  显然,仅仅只是一次交碰,便已让得他清楚,纵然是凭借神王体,如今的自己,想要打败这个年轻人,实在太难太难。
  “我是谁……”
  听了莫忘尘的又一次质问,年轻人脸上似再次陷入了怔神,他沉默了大约三息,而后道,“我……叫江枫,曾是不老山的大师兄……幼年时被夫子收入山中,修道千年证得神位……”
  “我还有两个师弟和一个师妹,可他们都死了……”
  说到这里时,这个自称江枫的年轻人,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种悲哀之色。
  “你真的是不老山的弟子?”
  莫忘尘紧皱着眉头,觉得这一切都有些不太真实。
  因为他曾在坠入轮回的那九百年中,见过夫子,也见过其他不老山的师兄弟。
  这些人中,并没有谁,是叫江枫的。
  难道,他当真是来自某个纪元的不老山,也曾是夫子门下的弟子吗?
  “师弟和师妹,他们都死了……我也死了,哈哈,昔日我便早已身陨,如今的我,只不过是一道被夫子镇压于此不知多少岁月的残魂……”
  “他是骗子,骗了整个不老山,骗了这天下的所有人……”
  江帆如陷入了疯癫状态,摇头晃脑,大吼大叫,似有些神志不清。
  “夫子……到底骗了你什么?”
  莫忘尘静静看着江枫,对方时而疯癫,时而傻笑。
  “若有一日,当你得知,自己只是别人的一枚棋子时,你会是何感受?”
  江枫没有回答莫忘尘的话语,而是如同恢复了正常,眸光望来,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。
  “棋子?”
  莫忘尘眉头更皱了,江枫此言,又是什么意思?
  难道他是想说,江枫,与自己,与林风,甚至是不老山曾经的所有人,都只是夫子的棋子吗?
  “对,就是棋子。”
  “夫子是天地,他选了我们作为他的弟子,从入门的那一刻开始,我们便已是所谓的星之子……”
  “所来可笑,星之子,多么好听的名字……可你知道吗……对夫子而言,所谓的星之子,便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。”
  “天地为局星做子……”
  “除了天地,除了夫子,试问谁人敢下?”
  “这片天地,不过只是一个局,我们不老山的弟子,便是那所谓的棋子,下棋之人,便是夫子。”
  “荒谬!”
  莫忘尘打断了江枫的话,他不仅不信,甚至还觉得对方一定是疯了,否者的话,又怎会说出这等荒谬之言语来?
  “你觉得荒谬吗?”
  江枫冷笑,目光再次朝着莫忘尘转来,“所谓众生,尽皆蝼蚁,他们甚至连被选做棋子的资格都没有,可棋子如何,星子又如何,到头来,也不过是别人的工具。”
  “昔日夫子曾言,天祸将至,命我与师弟、师妹等人,共赴那域外战场,那是一个真正的大世界,你所能见到的每一个人,都是纵古岁月中难寻的绝代骄子。”
  “亦或者说,他们是与我们一样,是被选做了星子的人。”
  “师弟与师妹,陨落在了域外战场,我也未能幸免,唯有一魂侥幸逃了回来。”
  “我方才你与所言之事,也是我从域外战场归来之后,夫子亲口当着我的面告知的,从那之后,他便将我镇压自在了这里,万载不见天日。”
  “我们,都只是他的棋子罢了……”
  (本章完) 本章结束
天地为局星做子最新查阅>>
天地为局星做子相关:
发布时间:2019-06-25天地为局星做子

天地为局星做子  “是夫子将你镇压于此?!”  听得年轻人的话语,莫忘尘只觉得内心一震,脸上浮现出了惊讶之色。  随后,他便又是皱眉,眸中迸发出了些许怒火,“胡言乱语,夫子是什么为人,只要是与他接触过的,都很清楚,他无缘无故的,又怎么会将你镇压在此?”  “而且,你此前冒充于他来迷惑我,说不定此刻,也是在欺骗我,欲干扰我之道心?”  “欺骗?迷惑?”  听..

百度天地为局星做子:

栏目推荐
热点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