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故事

童话故事|今日热点|谜语睡前故事|胎教故事|对联

资料学习

作文|范文|医学|留学|教程幼儿|考研|诗词|板报|名言

高考中考

高中|小学初中|大学

学科中心

语文|简谱|化学|政治|历史数学|生物|物理|地理|美术

考试学校

英语|题库|星座学校|高考|中考
执笔,如执天。
执笔,如执天。
  “只是棋子么……”
  听了江枫的言语,顿时间,莫忘尘陷入了沉默。
  夫子一身浩然正气,是天道正以之化身,然而此刻,却有人告诉自己。
  他那所谓的坦荡,只是一层用来蒙蔽世人双眸的虚假面纱。
  “你所说的域外战场……又是什么地方?”
  好奇心的驱使,让得莫忘尘按耐不住继续往下询问起来。
  “这片天地,只是一个局,云云众生皆为蝼蚁,而如我们这样的星子,便是那下棋者手中的一枚棋子。”
  “我已经不记得那是哪一个纪元的事情了,昔日我随同师弟与师妹,同赴域外战场,那是一场星子间的战争,唯有真正从战场上存活下来的人,最终才能成为有用的棋子。”
  “可惜,无论是我,还是师弟与师妹他们,都成为了失败者……”
  说到这里时,江枫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无尽的悲情,如有道之不尽苦与衷。
  “你有一魂从域外战场逃了回来,可为何,夫子却又将你镇压在这里?”莫忘尘蹙眉问道。
  “在他将所有的事情告知于我的那一刻起,我便注定了无法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,他怕我泄露了这所谓的局,但却没有杀我灭口,而是将我永远的镇压在了这里。”
  “你知道我被困于此多长时间了吗?”
  “你能体会到我所经历过的那种孤苦吗?”
  “若是可以的话,我好像时光永远停留在以前,夫子还是夫子,不老山还是那个不老山,师弟师妹和睦共处。”
  “可惜……这一切都回不去了……”
  江枫脸上的表情,从悲伤转变成了愤怒,继续言道,“是夫子,是他造成了这一切的发生。”
  “如果没有那所谓的局,没有那所谓的域外战场,师弟师妹他们,又怎会惨死,我又怎会被困于此,万载不见天日?”
  说着说着,江枫脸上竟是留下了泪水,便如一个孩子那般抽泣。
  莫忘尘静静看着对方,固然他没有体验过江枫身上经历的事,但而今,看到对方这般难受,他却也是不由有些被触动。
  “你同样是不老山的弟子,终有一日,也会走上与我相同的路,我所体会过的一切,日后,必然都会发生在你的身上。”
 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,当江枫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,他再次将目光转向了莫忘尘。
  “域外战场,每隔亿万年便开启一次,到时所有被选做星子的人,都无法避免,我们都无路可逃,因为离开了棋盘的棋子,将什么都不是。”
  “若如你所言,但为何,我却没有从我师兄那里,听说过域外战场,也不曾听到过,他曾踏足那所谓的域外战场?”
  莫忘尘皱眉,亿万年,差不多一个多纪元的轮回,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,林风是从上个纪元存活下来的,他也是不老山的弟子,一旦域外战场开启,林风必然也不可幸免的踏上那条路。
  “我能够感受到,如今这片天地,已经没有了夫子的气息,当年那一场星子间的争锋,我们败了,便等同于是夫子败了。”
  “下棋者,皆有一个对手,那么,夫子的这个对手,又会是谁?”
  “是什么样的人,才能有资格,成为他的对手?”
  “败局之后,夫子,又付出了什么代价?”
  “或许,他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间,便是那一败局,所付出的代价吧。”
  江枫埋头推测,所言之事,都只是个人的推论罢了,但这一切听起来,却又让得莫忘尘感觉,是那么的吻合,有种异曲同工的感觉。
  “夫子真身坠入轮回,难道便是为当初那一战?”
  莫忘尘紧皱着眉头,低声自语,今天听到的事情,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,让他一时间很难消化下去。
  “你刚才,为何要假扮成为夫子,来惑骗于我?”他看向江枫,皱眉问道。
  “我假扮夫子,实际上,并不是针对你一人,而是针对不老山的所有人,我衍化假扮夫子的气息,便是为了吸引你们的到来。”
  “你为何要如此?”莫忘尘皱眉。
  “便如我方才与你所言的那样,我要让那个假人君子,彻底露出他丑陋的真面目,让所有人都知道,世间生灵,尽都不过是他手中的玩物。”江枫冷笑道。
  “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吗?”莫忘尘眉头更皱。
  江枫忽然笑了起来,“信与不信,在你自己,信也好,不信也罢,那一日,终将会到来。”
  “或许这之间,存在了什么误会,我还是不愿意相信,夫子会是那样的人……”
  莫忘尘并没有完全去信,但显然,心中却也是生出了芥蒂,至少在这短期时间内,他怕是很难想得通了。
  或许,当某一日,等林风再度归来时,自己可以从对方那里,了解到一些什么。
  “我不老山有一至宝,此前,曾有人在这里看到过……”
  沉默好片刻后,莫忘尘再次开口,然而,还未等他言语完全落下,江枫便是直接开口打断道,“执天笔。”
  “对!就是执天笔!”
  听得对方的言语,莫忘尘眸中闪过一抹精光,对方不仅知道不老山,不仅认得夫子,连不老山的圣物执天笔都如有了解,难道曾经的他,当真也是夫子座下的弟子吗?
  他刚才所言的那一切,真相,究竟又是如何?
  莫忘尘很是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,但此刻,林风不在,玉皇圣帝轮回万载,或许也能知道一些辛秘,可刚才与火神帝大战过后,而今的他,已经是陷入了‘沉睡’的状态,莫忘尘根本就无法主动与之联系。
  “执笔,如执天,可化剑斩大道,化魔戮众生,昔日夫子将我镇压于此时,执天笔,被他一同放在了这里,我想了万载,至今都依旧未能相通他此举的用意。”
  言语间,江枫手掌朝着后方某处探出,一股巨大的吸力浮现,刹那间,便只有一抹无上虹光急速掠来。
  那是一支沐浴在璀璨神辉当中的神笔,江枫将神笔掠入了手中,而后又是继续说道,“它与封神碑相同,曾是夫子亲手创造出来的上古神物,蕴含无穷伟力,纵是夫子留下的天道意志,也可尽斩。”
  (本章完) 本章结束
执笔,如执天。最新查阅>>
执笔,如执天。相关:
发布时间:2019-06-25执笔,如执天。

执笔,如执天。  “只是棋子么……”  听了江枫的言语,顿时间,莫忘尘陷入了沉默。  夫子一身浩然正气,是天道正以之化身,然而此刻,却有人告诉自己。  他那所谓的坦荡,只是一层用来蒙蔽世人双眸的虚假面纱。  “你所说的域外战场……又是什么地方?”  好奇心的驱使,让得莫忘尘按耐不住继续往下询问起来。  “这片天地,只是一个局,云云众生皆为蝼蚁,而如我们这样..

百度执笔,如执天。:

栏目推荐
热点排行
推荐阅读